已經分不清是秋天還是冬天,這些椒客乘著椒朋友的心意來到我這小小寒舍。不是一句感謝就可以表達得了我心中謝意。私以為就以完全種活作為我表現謝意的行動。只是,事與願違,經過長途跋涉,還是有幾株椒客不適應小小寒舍,就這樣融化了。還有幾株生長情形不佳,產生跟C. pallidenervia相同情形實在是萬分對不住原栽種者的好意。不過,活著的那些都還有希望!

為了讓這些椒客的存活率提高,我這次的介質大多採用黑土(聽說叫蝦天黑土,袋子上面有一隻藍綠色的蝦子)。這種黑土種水草的效果極佳,維持水質為弱酸軟水的能力穩定且長效。因此,只要是野生植株,剛到新環境時,我應該都會採用這種黑土,等穩定後再移植。現在我為了要在最小的地方種植最多品種,已不再採用盆植方式,而以塑膠格子來種椒草。所以照相的角度很糟(其實一切都是我照相技術不好的藉口啦,汗)。要交的作業如下:

 

RIMG0002.JPG

Figure 1. C. cordata, unknown location

來到我這邊之後長得最好的椒草。已經發兩片葉子。這一株種植在泥炭土混珍珠石及一些黑土、鹿沼土(手邊有啥用啥),最後在上面鋪上一層赤玉土防止土飄起來。這樣子的介質拿來種一些好種的沼澤型椒草的效果還不錯。

 

RIMG0009.JPG

Figure 2. C. longicauda

有點糟糕的樣子,跟之前C. pallidenervia的樣子很像,葉子變白,捲心。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回復?

 

RIMG0020.JPG

Figure 3. C. keei 

魚中魚來的貨,他上面標 C. hudoroi,實在是有點不知道該給他說啥。來我這邊之後也長得不賴,不過仔株有一顆溶掉了(嘆)。

 

RIMG0022.JPG

Figure 4. C. elliptica

溶到只剩下這樣,能不能存活還在未定之天。真是辜負友人的好意。

 

RIMG0031.JPG

Figure 5. C. fusca

跟C. longicauda相同的狀況,還需要再觀察一陣子。

 

RIMG0028.JPG

Figure 6. C. cf. edithae

長得還不錯的一株椒草,看來他還頗適應黑土的。已經冒了兩片新葉,未來應該是可以穩定成長。

 

RIMG0029.JPG

Figure 7. C. xpupurea

剛來的時候也是讓我捏一把冷汗,不過現在看起來是適應這邊的環境,也抽了一片新葉。旁邊似乎有小仔株出現了?

 

 

RIMG0032.JPG

Figure 8. C. minima

種在黑土裡面長出來的葉子居然是青白色,跟原本的翠綠完全不同。在觀察一陣子看看需不需要換介質。

RIMG0039.JPG

Figure 9. L. sp. B.

種在黑土裡面長出來的新葉顏色也是很怪,居然是粉紅色絨面的樣子,跟之前的葉片完全不一樣。看起來很像缺素的樣子。也需要在觀察一下再看要不要換介質。

 

RIMG0040.JPG

Figure 10. L. sp. B. 舊葉

 L. sp. B. 舊的葉子。亮面,深綠,帶一些粉紫色斑點。非常健康的樣子。來到我這邊就變成上面的樣子,實在是慚愧慚愧。

 

 

RIMG0050.JPG

Figure 11.  L. sp. B. 仔株

慶幸的是,他似乎冒了一棵小朋友出來了。

RIMG0054.JPG

 Figure 12. L. sp. B. 開花?

請見圖片中央那根白色的棒狀物。不知道是不是佛燄苞?就看他之後的發育囉。

 

RIMG0067.JPG

Figure 13. 缸子全景

我種植環境的全景。用透明塑膠布蓋著,外加T5雙燈每日11小時光照。對這些日陰的小傢伙來說看起來光照亮還OK 。不過對於右邊那棵還在扦插當中的小蘋果來說,這個光實在是少的可憐。不過要等二三月才能讓小蘋果出去曬太陽。到時再補上他的可愛的嬌容吧。

用黑土種植椒草成功率的確大增,不過不是每一種椒草在這種介質上都能夠長得很好。這個缺點還需要再嘗試一些介質的組合才能夠改善。不過這也是一種趣味(笑)。

 

最後,同場加映。

上陸之後,陸上世界實在是多采多姿,不由得我又收一些不是椒草的東西

 

RIMG0035.JPG

Macodes petola

最近這些寶石蘭似乎跟以前看到的價格比起來降了許多,讓我不小心手滑買了兩種。這是其中一種我蠻喜歡的,電光寶石蘭。

 

RIMG0037.JPG

Macodes sandersiana

桑德氏寶石蘭,橘紅色花紋配上亮金葉脈,實在是讓人無法抵抗他的魅力。所以又再度手滑了。所幸,這些東西不是很貴。要不然我又要有好幾個月不能買植物了。

 

RIMG0076.JPG

Neoregelia Fireball

接觸鳳梨的人,剛開始不免俗的總是要種一下這棵經典。不過他在遮光及悶濕的環境下呆了很長一陣子,前陣子才把他拿出來透透氣,顏色才漸漸回覆。現在也冒了幾株側芽,等待來年採收囉。ps. 這一株是友人的情義。

RIMG0090.JPG

Neoregelia Tiger Cub

也是經典的五彩之一,我很喜歡他的花紋。也非常容易冒側芽。不過也跟火球一樣,在悶濕的環境底下呆久了,有很多都爛心了。剩下這一株,實在是慚愧。ps. 這一株是友人的情義。

 

RIMG0062.JPG

Nepenthes ampularia 

聽說是紅瓶綠唇。經過T5照射之下變成這種不三不四的樣子。等到移出去再看看他的表現如何。ps. 這一株是友人的情義。

RIMG0082.JPG

Aechmea aculeatosepala

以這個學名購入的蜻蜓屬鳳梨。小巧的外型我很喜歡。雖然我不奢望他變紅,但我還是期待他未來的表現(聽說會在黃一點)。

 

RIMG0096.JPG

Neoregelia cf. rubrifolia

不知道什麼名字的五彩,看起來像是rubrifolia。他原本住在T5照設下的生態缸之中,被剪下來給我的。希望在強光照射下可以長得健康一點。ps. 這一株是友人的情義。

RIMG0094.JPG

Billbergia sp.

應該是筒狀鳳梨吧。成株是葉面為綠色絨面,筒狀。但是我不該在冬天移植,導致他似乎有點凍傷,下次會學起來的。ps. 這一株是友人的情義。

 

RIMG0078.JPG

Neoregelia Zoe?

也是不知名的五彩,看起來有點像Zoe。之前也是跟rubrifolia住在同一個環境。不過相似的品種似乎很多,等到長漂亮一點再來求名好了。ps. 這一株是友人的情義。

RIMG0079.JPG

Neoregelia sp. 

我功力不足,也還是看不出這是什麼品系,有太多品系長得像這一株了。如果有人認得他的話,請不吝告知。

 

還有一個Vrisea ospinae var. gruberii以及Aechmea chantinii沒照到他們。這兩棵鳳梨比較大株,也都是友人的情義。除了鳳梨之外,還有一株絨面的觀音蓮(Allocasia sp.)也沒照到。等之後有閒再補給各位。

上陸之後,得到許多人的幫助。我很高興,卻也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我是何德何能可以獲得諸位前輩的贈與。而這些贈與也確實讓我中了各式各樣的毒。我想,你們的詭計達成了,可惡。

全站熱搜

Monfred73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